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——检验计量中心分析三站南区班班长李福增工作侧记

老李头,何许人也,检验计量中心分析三站南区班班长李福增。为什么叫他老李头,是因为除了退休职工外,班组里没有谁资历比他老的了。李福增19岁参加工作,先后担任制苯装置操作工、班长、分析工段段长,制苯分析班班长以及合并后的南区班班长。提起老李头,大家无不竖起大拇指。工作上,他不仅懂分析,还有扎实的工艺知识基础,处理起生产分析问题游刃有余;生活中,老李头性格温和,对人和蔼可亲,每天笑脸迎人,说话慢条斯理,遇事也不急不躁,但就这样一副老好人的形象,却让南区班的四个班的班长说出,特“怕”老李头,而这个“怕”字,恰恰是饱含了他们对老李头的敬重和认可。

  南区班是六个班组合并而成的,班员53人,杂事特别多,一会儿下水堵了,一会灯儿管坏了,定期还要想着订标气、物质等易耗品,填写各种活动记录等,但老李头总能乱中有序,不出丝毫差错。南区班也多次作为中心窗口单位,迎接集团公司、公司部室各类检查,多次受到表扬,这其中老李头可谓功不可没。

  勇于担当  设备维护我先行

  南区班的氯分析仪是班组的重点仪器设备,涉及产品的中间及出厂重要指标监控,做好仪器日常维护,确保数据准确性显得尤为重要。老李头这次又主动承担了氯分析仪的维护工作。氯仪器有自身的特殊性,由于反应原理涉及电化学,样品又比较杂,维护强度特别大。每次出现故障后,需要进行洗池子、清理管线、更换硫酸等一系列操作,只要开机基线不稳,就要重新进行维护,要是稍有失误,未知样品含量高,就会出现积碳,可以说用一天时间能维护好就不错了。

  在大家的印象中,这台仪器此前基本上每周一小故障,每月一大故障。为保证分析数据及时报出,不造成装置堵罐,晚上甚至周六日加班处理故障也是常事,最晚一次处理到了晚上11点才把仪器调试正常。虽然很累,但每次遇到问题,老李头都是第一个赶到班组进行处理,每次看到仪器恢复正常他都特别欣慰。

  由于长期与这台仪器打交道,李老头也摸索出了其中的规律,总结出了日常维护的要点,并对班组人员进行培训,把这台仪器的故障率硬是给降了下来。现在仪器基本不会出现大问题,即使出现问题,班组人员也能给予及时的处理,保证了分析的及时性。

  勇于思考   降本减费我先行

  说到硫氮仪,可谓是南区班故障率最高的仪器了,该仪器原先属于制苯分析班,只分析制苯装置样品中的硫与氮。自公司采购原油重质化、高硫化以后,各装置对于硫含量的监控力度明显加大。1-己烯装置和二甲苯装置馏出口以及产品罐都要分析硫含量,尤其是产品罐分析时间不固定,这就导致仪器长期开机,但却对相关部件的使用寿命造成了极大影响。仅去年就更换了2根汞灯,3根紫外荧光灯,加上其他部件的消耗,单台仪器光备件消耗费就多达10万元以上,而同时期其他班组的两台仪器仅花费不到2万元。这显然与公司降本减费大背景背道而驰。怎么办?老李头坚定的说必须优化样品分析流程,缩短仪器开机时间。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,老李头主动与装置管理人员沟通,建议将罐的分析时间由随机的1次/罐,改为白天集中分析一次,这样晚上就可以关机,降低仪器部件的使用损耗。在试运行的两个月里,仪器没有发生过一次故障。要知道以前可是每半个月就会出现一次故障。老李头用自己的智慧践行三勇精神,为公司降本减费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  勇于作为  绿色理念我先行

  “无风才到地,有风还满空。缘渠偏似雪,莫近鬓毛生。”你猜,这写的是什么? 只听到一声“阿嚏!” 回到现实中来,对了,是漫天飞舞的柳絮。

  “不好,柳絮来了。”

  “是啊,满地都是“毛子”,咱们的滤网又该被堵住了,要是柳絮被吸到实验室里来,不仅要引起仪器故障,也有发生火灾的风险啊!”

  南区班有一大一小两套风机系统,每套风机配备两层过滤网,大风机每层有20块滤网,小风机每层也有12块滤网,全部加起来共64块。随着滤网的使用部分网眼被严重堵死,风机送风功率不够,导致实验室负压严重。

  “赶紧请风机厂家来维护一下吧!”班组人员说道。

  老李头赶紧联系设备员,打听风机厂家维护电话,可一听说维护一次费用要5千元时,他紧皱起了眉头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他天天拿着风机说明书,在风机房里来回转悠。有一天他一拍脑袋,大声说道:“我们自己来清理吧!按照说明书,先拆这个,再拆这个……”

  旁人顿时明白过来,合着这几天他就是在琢磨这个。

  两台新风设备的过滤网加起来有六十多张,需要从箱体内一张张摘下,用水清洗后再逐张回装,真的是一项“大工程”。且不说箱体内黑暗、灰土遍布四周,狭小的空间,安装时更要爬上爬下,异常辛苦。

  说干就干,老李头换好雨鞋,连接好水管后,进入风机房,将正在运转的两台风机停掉,然后钻入风机箱内,逐一拆掉沾满灰尘和柳絮的滤网,其他人则负责将滤网摆放在风机房外一字排开。卸掉滤网后,老李将水管拉到风机箱内,对风机入口进行冲洗,风机箱内空间昏暗狭小,只能容一个人操作,对于年过半百的人来说,无论是工作难度还是工作量都是一个挑战,但老李头总是自己抢着干。冲洗完入口,还要用铁锨将风机箱内的水铲到外面的下水口,钻出来时浑身沾满泥水是常事。冲洗完风机箱后,老李头要对摘下的脏滤网进行冲洗。为保证水压足够,他通过自主设计,在水管出口处安装了一个小内径的金属管,这样就有足够的水压将滤网表面的污物冲洗下来。看似挺简单的工作,每次都要花掉两三个人一下午的时间。冲完滤网后,还要将备用的滤网安装上,及时开机保证实验室内补充入干净的空气。就这样他硬是靠自己琢磨,每年为企业节省了不少清洁维护费用。(刘洪宝) 

信息来源:中国石化燕山石化公司
2019-08-20